您的位置:
大罪犯1-2
时间:2017-02-15 21:00 点击:
大罪犯


排版:tim118
字数:10001字

(1)处女初丧

藤田秀雄又再度的逃狱了这次还跟着重度强奸犯!目前两人正朝向xx山区潜逃中,请民众多加的注意,如有发现可疑的人物请迅速与警方联络……

听到这则消息的刑警响子心中又是一阵的震惊,秀雄是警方所见过的罪犯中最具智慧的人物,从小就是一个在学校老师心目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t大毕业的高材生,高大英俊的外表,又是各项运动的高手,尤其是那双忧郁的眼神好像会放电一般,几乎所有的女性都难逃他的致命吸引力。很难想像这样几近完美的人内心中所隐藏的竟是魔鬼一般的凌辱女性的想法。

幸子是第一位的受害者,当警方在秀雄家中的地下室发现她的时候,他已经在里面长达八年之久,也就是说当时只有二十五六岁的秀雄在高中时期就已经开始犯案了!报告中写到在西元1988年10月的某一个黄昏幸子遇到了秀雄,从此就陷入地狱之中。

********************************************************
「对不起……幸子同学。」

幸子听到有人在叫她回头看突然眼中一亮,跟他说话的竟然是全校女生的偶像藤田秀雄虽然幸子本身的姿色在学校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细长的眼睛炯炯有神,脸庞轮廓明显鼻子高耸皮肤白晰加上苗条的身材配上坚挺丰满的胸部,似乎很难在他的身上找出一些缺点,可是一跟秀雄相比就显得自惭形秽,有如萤萤星光与皓月一般,秀雄凭藉着绝佳的外在条件不知风靡了多少的女生。现在这样的男孩子竟然再跟自己讲话,让幸子觉得恍如梦中不可置信。

「我想请问一下……你现在有没有空?」

「什么?」

「喔!是这样的,我最近买了几部不错的影片,希望能够和你一起欣赏。不知……」

说着秀雄的脸上还慢慢的脸红起来,看着表情愐腼的秀雄幸子心中大喜,还好今天补习班停课,平常的那群死党都有自己的节目,难得今天没有别人可以妨碍自己的爱情发展。

「不过……我不能太晚回去。」

「不会的,一部片子的时间最多也只是两个多小时,你回家大约只是八点左右。」

「好吧……但是我们这样走在一起好像会很奇怪,让别人但见会误会。」
幸子还不想让自己的恋情曝光以免招人嫉妒,于是秀雄便到附近的速食店将他的制服换下来,两个人搭同一班电车并刻意的坐在不同的车厢,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幸子来到秀雄家中没有任何人目击。

「你想要喝点什么吗?」

一直到秀雄跟幸子问这一句话幸子才从惊讶中醒过来,幸子跟秀雄并不同一班,她只知道秀雄的父母已经身亡,留下一笔为数可观的遗产,但是她没有想到秀雄的家竟是如此的富丽堂皇,在东京地区竟然能够占地多达数百坪,雄伟的建筑透着古典的气息,仿照中古世纪欧洲贵族的对称美丽令人叹为观止,幸子突然想到秀雄好像平常都没有跟别人有特别的来往,总是透露着神秘的色彩,就像他家的建筑一般,虽然高贵却带着些许令人觉得诡异的气氛。

「喔,果汁好了,对了,秀雄同学,你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啊?」
「是啊,我没有兄弟姊妹,亲戚也都不住在这附近,只有几个仆人跟我一同住。」

「你这样一个人生活不会觉得寂寞吗?」

「嗯,有时候会有这样的感受,所以最近想要一只宠物跟我作伴。」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宠物啊?猫狗或者是鸟呢?」

秀雄笑而不答,这时影片的开始播映,两个人于是专心的看着电视上播放的影片,电影是描述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其间不乏有男女的激情镜头,不知是受到剧情的影响还是因为能在梦中情人的身边看着电影,幸子慢慢的觉得身体有点闷热,这时候电视画面出现男女主角热情接吻的镜头,喘息的声音令人觉得脸红心跳,幸子感觉到秀雄慢慢的接近她,右手开始在她的背部轻轻的漫游,那种又痒又麻的感觉,令幸子难以抗拒。

「呜……」

幸子发出轻微的声音,当然她的动作并没有做出排斥的形式,反而调整身体的姿势,让秀雄能够更轻易的在她的身上恣意放肆,秀雄也趁机将右手绕过幸子整个身体,来到她的腋下,轻轻的搔着幸子的痒,左手搭上幸子的肩膀按摩,脸颊靠近幸子的左耳垂,缓缓的吐出热气。

「嘻嘻……不要……我怕痒。」

幸子笑着躲避秀雄的三方攻击,秀雄趁着幸子挣扎而重心不稳之际,将幸子整个抱在怀中,两个人四目相接,秀雄的手大胆的放到幸子胸前,隔着秋天的制服,感受到丰满柔软得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声音,上下的起伏。

「幸子,我从以前就很喜欢你,希望……」

「嗯……」

幸子并没有任何的挣扎,能够跟心目中的完人亲密接触是多少日子以来的梦想,秀雄看到幸子轻闭的眼睛,知道她并没有拒绝的意思,于是,缓慢的将制服的钮釦解开,轻薄的制服里包裹着粉红色的胸罩,虽然没有将乳房露出,但是美丽的胸罩衬托下乳房更显得坚挺诱人,一副呼之欲出的感觉。秀雄毫不迟疑的解开胸罩一手也沿着光滑的大腿侵入裙子底下,从胸罩弹出的乳房可说是上帝的杰作,完美圆弧形的白晰乳房充满弹性,配上淡淡粉红色小巧可爱的乳头搭上清柔的处女幽香,令秀雄神为之夺。

「幸子!你好漂亮。」

秀雄一手握住幸子的乳房,手指不断的在乳晕的四周游荡,时而轻柔时而粗暴,另一手也不忘在裙子底下大作文章,隔着内裤在幸子的阴户上不断的揉搓,轻巧的舌头更在幸子的耳垂吸吮着。幸子受不了这样的攻击,不由得发出刺激性感的呻吟,秀雄温柔的将幸子身上的束缚除去,转眼间幸子的身上只剩下粉红色成套的胸罩以及内裤,如同新剥鸡蛋般完美的肉体散发出诱人的气息,幸子的脸上因为害羞而泛着红晕,这时的幸子已经不只是感觉闷热,已经是全身火热。
秀雄运用着他灵活的舌头,不急不徐的游走在幸子的全身,从粉嫩的脸庞沿着微耸的双肩有着柔顺黑毛的腋下,到平坦光滑的小腹,固执的舔着小巧可爱的肚脐,一直连到修长诱人的双腿,甚至感动似的一根根吸吮着脚指头,幸子被舔的娇喘连连全身乏力,她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阴户分泌出花蜜,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内裤,经过几十分钟反覆不停的循环式爱抚,终于让幸子无法忍耐。其实秀雄看似无意之中的动作都是循着挑动幸子情欲的经脉穴道而动,这是秀雄那位医学院教授父亲的毕生心血。

「秀雄……我受不了了……」

「你要我怎么做呢?你不说出来我会不知道喔!」

秀雄引诱着幸子说出一些羞耻的话,言谈之中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手,要一个经验不多的少女说出自己的欲望是一件困难的事。但是在秀雄固执的坚持之下,幸子的忍耐终于到达了极限。

「啊……你欺负我,你明知道我要的是什么……秀雄……我要你进入。」
「什么进入?你应该说得更加的清楚才对。」

面对这样美丽的少女,秀雄一点都没有呼吸急促,彷佛他只是在做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冷静的态度让人觉得疑惑。说完这些话秀雄突然间已经突出的乳头含在嘴里不停的吸吮着。受到这样的攻击幸子的意识已经远离,欲望的洪流充斥在她的脑海里,秀雄耐心而高超的技巧完全的挑动幸子内心最原始的欲望,现在的幸子只想要获得肉欲上的解脱,就算对方式令人厌恶的流浪汉她都希望能够充实自己的肉体。

「喔……我……我要你的阳具进入我的阴户……啊……」

听到这样的话,秀雄的嘴角泛起一抹的微笑,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快要成功了,于是,他飞快的将两个人身上的束缚完全除去。幸子的身体因为兴奋而全身泛红,不经意的看到秀雄下体那段令人惊讶的阳具,心中更是小兔乱撞,少说也有二十几公分长的阳具,耸然的挺立着,粗壮的程度令人难以相信主人只是一位高中生。

「那样的东西真的要进入我的身体……好可怕……」

惊慌的表情完全的显露出来,当然这一切都逃不过秀雄的眼睛。

「我父亲是医生……所以从小就对我的身体做特别的调养,不用怕我会好好的对你的!」

说完将自己的嘴唇温柔的贴覆在幸子的阴唇上吸吮着,双手则在幸子的小蛮腰雪白的屁股及耀眼的大腿上不断的柔捏。缓慢的跨过幸子的身体使两人成69式,用自己的双脚夹住幸子的丰乳,让他的下体能够穿越其中稍微享受乳交的快感,已然疯狂的幸子只有张开嘴不断的喘息。大量流出的淫水,不但沾满秀雄的脸,还浸湿了床单。

「现在轮到你让我快乐一下!」

秀雄停止一切的动作将自己的阳具送到幸子的面前,很明显的要求幸子为他口交。

「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很简单的只要妳将这个东西含在嘴里,不要碰到牙齿,运用自己的舌头慢慢的舔就可以了!」

秀雄好像在教学生一样仔细的解说,于是幸子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将阳具塞入口中。

「对了,就是这样,不要忘了将自己的嘴巴勒紧,这样才会有感觉,前端的马眼和龟头的后方要更用心的吸吮,有时也要像舔棒棒糖一样的吸着。」

幸子很快的学到了技巧,让秀雄也感觉到无比的快感。

「唔……真是太好了,妳的嘴巴真的是很温暖,不愧是我挑选的人!」
听到秀雄的称赞幸子更加的卖力演出,秀雄抓住幸子的头将幸子的嘴巴当作阴户一样不停的抽插。

「唔……唔……唔……」

幸子发出无意义的声音,即使已经抓到技巧,但是秀雄的阳具实在太大,这样蹂躏她的嘴巴,让幸子感到呼吸困难,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看到这样的情形秀雄紧急喊停。

「好了……现在妳轻松的躺下。」

当幸子躺好的时候,秀雄提着巨大的肉棒向幸子的阴户进攻,秀雄并不急着将肉棒插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本钱过于雄厚,贸然侵入只会造成幸子的不快感,这样会影响到自己的计画。所以他将自己的阳具在幸子阴户之外不停的摩擦,偶而插入少许也很快的退出,双手这时则用力的握着幸子的双乳以期能增加她的淫水量。经过多次的挑逗幸子的淫水如决提般的狂流而出。

「是时候了……」秀雄心里想着,慢慢的将自己的大肉棒挺进幸子窄小的阴户当中。

「啊……慢点……我好痛……」

如同撕裂般的痛楚袭击着幸子的身体,感觉到自己彷佛要裂成两半,未经人事的肉洞极力抵抗外来的肉棒。而秀雄只有进入一半不到,秀雄停止动作,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香汗淋漓的脸庞,对着幸子温柔的说:

「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以后就会慢慢的感觉到舒服了,如果妳觉得需要我动快的话我再动好了。」

说话的同时不忘继续挑逗幸子的全身性神经,不但使幸子的欲望升高,还能大大的降低破瓜的疼痛,幸子逐渐的感觉到疼痛已经缓和了,阴户升起一阵酥痒的感觉,急需要有人的慰藉。

「嗯……喔……秀雄,妳可以慢慢的动。」

秀雄听到这一句话马上将自己的阳具再往里面推送,每当碰到阻力时就缓慢的将肉棒往外抽出再用力的往里插入,经过多次的努力终于贯穿幸子的处女膜。
「啊……太好了我们终于结为一体了!」

秀雄高兴的欢呼着幸子这时只感到自己的阴户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充实感,痛彻心扉的破瓜之苦已经被麻痒的感觉所代替,现在她只希望秀雄能大力的挺动抽插。秀雄用尽所有的技巧努力的在幸子的身上服务着,先是九浅一深挑起幸子的淫欲。

「唔……秀雄…可以增加一下力道……我……喔!我觉得好舒服…唔……」
听到这样的话秀雄开始毫不留情的大力抽插,每一下都挺进了最深处,幸子深深的感动今天总算能经历到美好的性交。抽插几百下之后听到幸子说:

「啊……太好了……秀雄你太强了我快要受不了,我要流出来了……我从来不知道做爱竟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啊……我愿意一直都这样!」

幸子疯狂的表情完全看不出这个女人在几分钟之前还是个处女,哼……原先的清纯模样原来也不是真的,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客气了!秀雄心里这么想的同时下体也不停的尽力抽插,幸子这时候脑海理的想法就是希望秀雄大力的蹂躏自己的阴户。

一阵的抖动,幸子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可是秀雄并没有射精,幸子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强烈的睡意使幸子很快的进入梦乡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秀雄虽然没有得到发泄,他也不是很在乎的样子,嘴角泛起一抹淫邪的笑容,接着抱着幸子走向豪宅的地下室。

(2)暗室调教

幸子醒过来时已经不知到经过了多久,只觉得四周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她的意识依旧模糊,只记得自己与秀雄做爱之后就不醒人事。她想到自己应该是到了要回家的时候,想与秀雄告辞。这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衣服已经不翼而飞,这并不夸张,可怕的是她的四肢被绑在床的四周上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在秀雄的房间的怎么会……」

脑海里理不出头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现在的处境一定不会好到哪里去,秀雄呢?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秀雄……快来救我!」

声音回荡在房间的四周,不过喊了十几分钟都没有人回应,幸子于是停止喊叫,仔细的看着现在所处的环境,阴暗的房间从上方的窗户隐约的透着月光,看样子这里应该是地下室吧!听刚刚的声音好像这个地下室还有着相当不错的隔音设备。

想到现在不知道已经是什么时候了,家中的父母一定会很担心,而且将自己绑在这里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几乎不敢往下想……泪水已经爬上了她的脸上。突然她觉得体内升起一股欲念,好像是跟秀雄做爱时候的感觉,身体慢慢的感到躁热。平常如果有这样的感觉她一定会手淫来解决自己的需求,现在已经由秀雄的开发之后对于性爱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奢侈的希望秀雄能够帮助她获得满足。

可惜现在的情形根本不可能,越来越强烈的性欲侵袭着她的大脑,幸子试图扭动身体,希望能够勾到一点绳子边边,让自己的身体性感带获得摩擦,可惜四肢被绑住完全无法动弹,幸子只能在床上不断的蠕动,她也清楚的感觉到阴户里泊泊的流出淫水,晶莹剔透的沾满微动的阴唇上,清楚的说明她的需求,如果没有人来帮她的话幸子可能会因此而疯狂,不停的喘息声音回荡在四周,淫荡的音调令人觉得羞耻。

「谁来救救我……我好想要喔……」

以为这只是心里的想法,可是声音还是从自己的嘴巴中流出,清楚的传进幸子的耳朵。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闪进一个人影,在幸子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耳里传来一句话:

「想要舒服的话,就好好的舔我的鸡巴!」

幸子的眼前出现一条鸡巴,虽然说论长度粗度可能都不及秀雄,不过应该也算是满雄伟的了,虽然幸子亲身经历不多,不过从书上的知识也知道这个人的阳具是一流的!虽然明知道这样做不好,不过理智已经被性欲淹没,何况不久前才刚舔过秀雄的鸡巴,感觉上也还不错,所以幸子慢慢的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让着个人的鸡巴进入。

「喔……妳舔的不错……嗯……记得要舔下方沟处……前面的马眼也不要忘记……想不到现在的高中生都有这么好的口交技巧!」

受到这样的称赞,幸子更加卖力的演出,虽然幸子口交的技巧只有刚刚对秀雄做过,但是受到体内欲望的煎熬,以及鼻中闻到男性特有的气息,让幸子觉得为这位陌生人服务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男人受到这样热情的对待,非常的高兴,索性将幸子的嘴巴当作阴户,开始缓缓的抽动,温热的感觉让男人不由得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男人感到非常的兴奋,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抽插之后,将自己的鸡巴握在手上轻轻的拍打幸子的脸颊,使得混着幸子口水及男人淫液布满幸子的脸上。同时男人的手不忘用力的握紧幸子的乳房。

虽然脸上沾着液汁有点不舒服,但是乳房受到攻击让幸子大为受用,口中不断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喔……好……嗯……你揉的我好快乐……再用力一点……把我的胸部揉烂算了……啊!太好了……」

即使技巧上远远比不上秀雄,但是执着的动作仍然让幸子燃起熊熊的火焰,全身上下泛着粉红色的光泽。男人停下动作,用着奇妙的眼光看着幸子。

「啊……为什么要停下来……」

「小荡妇……你真的要我玩你吗?」

「是的……我要你……啊……」

男人拿起一跟轻柔的羽毛划过幸子的乳头,一阵快感直袭幸子的脑部。
「高中生了连一句话都说不清楚,你要什么呢?」

在男人的攻击下,幸子只有喘息的份,不过,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需要,再这样下去,它可能会精神错乱,所以只有忍耐的说出自己的需要。

「我要你的鸡巴插入我的阴户……啊……」

「你的意思是要我干妳?」

「对啦……我要你干我……操我……喔……」

「哈……妳真是一个色女!」

幸子突然觉得不好意思,在不久之前自己还是一个处女,现在竟然在自己的口中说出如此淫荡的话,短短的时间变化却令她难以接受,不过,幸子的头脑思考时间并不多,因为男人很快的解开她的双脚束缚,将她的双脚弯曲成m字型,握着硕大的鸡巴慢慢的挺进幸子的阴户。

「啊……好……」进入时的刺激感充实感,让幸子非常的感动,男人除了刚开始为了进入正确位置时缓慢对准之外,一进入之后就突然一阵猛烈的抽插达数百下,幸子在毫无准备之下,受到这样的冲击,口中甚至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所幸淫水已经流满阴户,所以虽然觉得非常疼痛,但是快感仍然超过痛楚。在猛烈冲击之后,男人放慢速度,开始利用技巧,九浅一深,快进缓出,让幸子感受到性交的快乐。

「唔……太好了……你插的我好快乐……我好喜欢你的鸡巴……啊……我要流出来了!」

一阵抖动之后幸子达到了高潮,一个晚上受到这样的对待,实在超过一个少女的忍耐度,可是男人并没有放过她,将她的双手绳子也解开,让幸子的四肢着地,屁股面对着男人。男人很满意的摸着浑圆无暇的屁股,不时还轻拍着。
「哈……这样的姿势真是淫荡啊……我看到了你的屁眼啰……原来清纯高中女生的屁眼是这样的形状。」

「不要看……啊……好羞耻……你饶了我吧!」

幸子只能无力的抗议着,但是当男人的手指再度插入她阴户时,幸子的性欲又再度升起。男人用着中食指插入幸子的阴户里抽动,因为阴户里充满着淫水,所以抽动起来发出啪啪的声音,男人尽力的抚摸着阴唇积极挑动幸子的欲望。
「我现在玩的是什么地方啊?」

「啊……是……是我的……阴户。」

「我这样玩你你喜欢吗?」

「喔……我好喜欢喔……爽……爽得飞上天了!」

淫荡的表情完全表现在脸上,幸子现在只是一个追求性欲的雌兽,就在幸子忘我的时候,秀雄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

「妳果然只是一只性犬而已!」

听到秀雄的声音,幸子的全身紧绷,回头看到秀雄站在男人的身旁,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

「少爷,这个女孩不错,有成为宠物的资质,值得调教。」

「哈……幸子我跟你说过,我要养个宠物,而你就是我第一只宠物。之前妳喝的饮料当中我已经掺有春药,本来想要用来诱惑妳的,想不到妳的淫荡性质根本不必用到春药的效果就已经跟我做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幸子脑子还没有转过来时,男人已经站到她的面前,毫不客气的将鸡巴插进她的小嘴中。秀雄替代男人的位置,手中拿着一根光滑的假阳具,缓缓的插入幸子的阴户中,并且打开了震动功能,握着假阳具不断的抽插幸子的阴户,一阵阵的快感直冲幸子的脑门,思考已经完全的离她远去。男人的鸡巴插在嘴里,幸子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两个人极尽所能的玩弄着幸子,让幸子掉进欲望的深渊。

「忘了跟你说,在你前面的人是妳的另外一位主人,他叫做仲井,他的技巧很好,一定可以让你欲仙欲死的。」

幸子已经听不到秀雄的声音,两个人不断的攻击幸子身上敏感的部位,将幸子推上一波波的高潮,就在两个人不断变化姿势当中幸子昏睡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幸子悠悠的醒了过来,眼睛一张开发现自己虽然四肢不再受到束缚,可是脖子上却多了一条锁链,井仲舒服的睡在另外一张床上,却不见秀雄的人影。可能已经上学去了吧!幸子努力的想要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但是理不出一点头绪,如果不是脖子上清楚的有着一条链子,幸子一定会觉得昨晚的一切是在作梦。思考的同时感觉到一股尿意,这也难怪,经过整个晚上的昏睡自然想要排泄,强烈的尿意冲击着幸子,终于幸子无法忍受,轻轻的呼唤着仲井。
「喂……喂……」

经过好几次的呼唤之后,仲井才慢慢的醒过来,转身站起来走向幸子时,幸子才发现仲井只穿着一件三角裤,而下体中间部位很明显的撑高,幸子不好意思的偏过头说道:

「我想要上厕所,可以把我放开吗?」

仲井听到之后露出微笑,走到幸子的身边将三角裤拉开,露出勃起的鸡巴,对着幸子说:

「你想要上厕所可以,不过,一早我就这样的勃起,你要先帮我口交,让我消除一下欲望。」

「啊……这……」

虽然已经有过性关系,但是幸子的毕竟性经验不够丰富所以不禁感到犹豫。
「少废话,还是你想要尿在地上呢?」

幸子当然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很顺从的将白皙的双手捧着仲井的鸡巴轻轻的抚弄着,感受到手中的阳具又硬又热,想到昨天晚上受到这根阳具无情的攻击,不知道达到几次的高潮,脸上出现红潮。仲井看到幸子发呆的模样,觉得不耐烦,双手抓住她的头,毫不留情的将自己的鸡巴挺进幸子的樱桃小嘴中,急速的坐着抽插的动作,完全将幸子的小嘴当做小穴一样,脚指头还不忘记抠着幸子的阴户。

突然的举动,幸子虽然觉得不适应,但是当仲井的脚指一碰到幸子的阴户时候,淫荡的欲念立刻充斥着幸子的脑海,嘴中的阳具瞬间也觉得无限甜美。
「……啊……想要……」幸子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从嘴中却不断发出欲情的呻吟声,头不断的前后摆动卖力的演出,充分显示出幸子的需索。

看到这样的情形,仲井轻轻的一笑,说道:

「妳一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么的敏感,因为老爷将一生对医学的研究完全传授给少爷,尤其是中国的经脉学,现在你的身体已经被少爷改造过,至少一个星期内你会是十足的淫娃!」

听到这样的说法幸子虽然震惊,但是快感已经淹没了理性,突然之间强烈的尿意袭来,因为忍耐而使得整个脸部更加的火红。

「受不了了……我真的要去上厕所……啊……快要尿出来了!」

正在享受口交中的仲井,快感忽然中断,非常的气愤。

「淫荡女……妳竟敢打断我的享受,你要上厕所是不是,好……」

说完仲井离去,幸子觉得奇怪为什么没有解开她,只看到仲井拿着一个脸盆回来,在幸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仲井拉着她跨在脸盆上面。

「你想要上厕所就在这里上吧,反正我们都那么熟了,再看一下也没有关系啊……哈……」

说着还将脚抵住幸子的腹部,强力的压力让幸子在也无法忍受。

「不要……饶了我吧……我要来了……啊……尿出来了……不要看……好羞耻……呜……」

金黄色的水柱从股间强力射出,想到自己的遭遇幸子只能哭泣着,但是一旦水闸开了,就不是幸子所能控制的,花了约两分钟才将体内多馀的水排出。
「哭什么,只不过是尿尿嘛,以后这种程度还算小儿科的,快点将我的家伙含进去,好好的舔,不要忘了把手放进妳的小穴抠挖,包妳爽的。」

完全没有意识的幸子照着仲井的话去做,机械式的动作竟然引起自己无穷的欲望,幸子已经掉入欲望的深渊。

「唔……啊……呜……」

听到幸子不断流出的呻吟声,仲井高兴的笑着说:「妳是不是想要了?」
「啊……是的……我要……我要你的鸡巴进入我的阴户。」

「哈……妳只是个色情淫荡女喔……以后要记得加上『主人』两个字,还有不要用这么文雅的字眼,要用『干』字……妳的阴户是个淫贱的穴……」

说完仲井将幸子的四肢着地,看着幸子浑圆雪白的屁股,芳草横生的迷人阴户,心里非常的高兴,这样的美女能够任我玩弄真是太好了!想着将自己硬得发涨的鸡巴插入幸子迷人的小洞中,阴户中已经充满了幸子的淫水,所以抽插起来毫不费力。

「啊……主人……我好舒服喔……唔……太好了……爽……」

「色女……真的有那么好……看来你真是一个好的实验品……哈……还有更多的呢……在少爷回来之前你要学的东西很多的。」

不断干着幸子阴户的同时,仲井随手将身边的假阳具拿起来,调到震动,轻轻的在幸子的背部滑行,刺激着幸子的性感,当假阳具滑到幸子的嘴边时仲井说道:

「沾上你的口水……等一下才不会痛……」

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幸子还是顺从的吸吮着假阳具,不一会儿,假阳具上已经沾满了幸子的口水,微亮的光线中依然反射出光亮,愈加显的淫秽。仲井得意的一笑,下半身更加的卖力抽插着,右手拿着假阳具,左手不断的拍打着幸子的屁股,在幸子沉浸在淫欲的时候,用力的将假阳具插入幸子的屁眼中。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插那里。」

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幸子清醒了过来,从来没有想过的地方受到了侵袭,身体自然的向前躲避,可是依旧被追上来的两个家伙干进前后两个洞里。

「这样的程度都不能忍受……少爷今天回来你不就昏过去了……不能适应假阳具……又怎么能接受少爷的大鸡巴!」

说着将前后两个洞的速度做调整,一前一后的挺进两个洞,左手空出来还不忘爱抚着幸子的胸部,渐渐地幸子感到屁眼没有那么的痛,不知道是仲井的技术高超,还是受过改造的身体自然淫荡的表现,幸子感到需麻痹般的快感。

「喔……太好了……主人……你插的我好爽……我不知道小穴跟肛门一起来竟然是这么的舒服……再来吧……我好想一直都这样……啊……」

「再淫荡一点……喔……你的淫贱小穴还是满舒服的……啊……」

「啊……主人……我的淫贱小穴永远为你打开……」

仲井使出浑身解数,将幸子不断的推上高潮。这一战经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仲井才舒服的将精液射入幸子的阴户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