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书记爱民
时间:2017-02-16 02:00 点击:
书记爱民


字数:77825字
txt包:(62.62kb)(62.62kb)
下载次数:40





欧亚非商厦,琳琅满目的商品令人眼花缭乱。在手表柜台前的一对男女格外引入注意。那穿着花格子衬衫,吊带长裤的男人是一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穿着真丝连衣裙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那女孩搂着那男人的左臂。

看那亲密无间的样子,很容易让人断定那肯定是父女俩,但那女孩却时不时地在那男人的屁股上拧了一下。那男人打开那女孩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张百圆大票给了那女孩。那女孩朝着那男人甜甜地一笑,就拿着钱买手表去了。
那女孩将新买的手表在那男人的面前一晃,但那男人并没有看那明晃晃的手表,而是淫笑着两眼盯着女孩那高高隆起的胸部。那女孩将手表戴在了雪白的手腕上后,就靠在了那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用右胳膊搂着那女孩的纤细的腰,俩人朝着商厦门口走来,那女孩的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咯咯」的响声,那异常丰满的乳峰有节奏地颤动着,那男人的两眼正色咪咪地盯着那颤动的乳峰。

可以断定那男女既不是父女关系也不是夫妻关系,是什么关系呢?……那个色鬼,他是谁呢?

他就是万泉县现任县长甄爱民。不是说他是书记吗?别着急,他离开他的岗位,在这个海边度假城市里逍遥享受,就是为了书记宝座!



这甄爱民是江家屯大队的,根正苗红。他爹在淮海战役中壮烈了,他娘立即改嫁了,他与爷爷相依为命。他爷爷在一九六零年闹饥荒时饿死了,十六岁的他为了活命开始干起了偷鸡摸狗之事,但因为他是孤儿又是烈士后代,所以公社和大队都拿他没办法。他头脑也算是聪明的,但就是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一九六三年夏天的一天晚上,甄爱民放学后回到家,走了一个多小时的他觉得肚子饿极了,但又没有东西吃。于是他决定出去偷只鸡煮煮吃,偷谁家的呢?他想了一会决定偷大队书记江金宝的儿子江庆曾家的鸡。

江庆林和甄爱民是小学时的同学,江庆林和他同岁,长得又矮又胖又黑,就象一头小肥猪,头脑笨得也象一头蠢猪,初中没考上,却回家当上了小队会计,今年春又娶上了一个很俊的媳妇。

江庆林凭什么?不就是因为他爹是大队书记吗?我甄爱民头脑聪明,又是烈士的后代,但不还是光棍一条吗?没人关心没人疼吗?学习好有什么用?

不如有个当官的爹……

甄爱民爬上江庆林的院墙向里面一望,他惊呆了!

他借着月光看见江庆林正在和他那漂亮的媳妇一丝不挂地在院子里干那男女交合之事。那媳妇坐在磨台上,小矮子江庆林站在地上,一边抓着他媳妇的两个白晃晃的奶子,一边狠劲地干,那媳妇乐得哼哼啼啼地说:「使劲呀!再使劲呀!」

十八岁的甄爱民浑身一下子象着了火一般,下身立即硬得象一根热铁棍。
他立即轻轻地跳下来,脱下裤子蒙着自己的脸,又爬上了墙,轻手轻脚地跳下去,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江庆林的背后,一下子将腰带套在江庆林的脖子上狠命地一勒。江庆林哼了一声就倒在了地上。那媳妇仍闭着眼,因而没有发现发生在眼前的事,还误认为是江庆林累得不行了,因而浪声浪气地说:「不中用的猪,老娘正在兴头上,快给我用舌头舔舔。」

甄爱民立即将他那硬得象热铁棍一样的东西猛地插了进去,学着江庆林的样子,两手抓着那媳妇的两个滑溜溜的奶子,狠命地干起来。那媳妇乐得嗷嗷直叫
。那媳妇突然睁开了眼,甄爱民立即用手捂着她的嘴,继续狠命地干。甄爱民发
现那媳妇不但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反而用两手搂着他的腚有节奏地用力。于是
他放开了捂着她的嘴的手,他又狠劲地干了一劲,乐极精泄。

他立即提上裤衩就想跑,那媳妇却抓住他的手柔声说:「我愿意和你玩,你是谁,你和俺说说,俺好抽工夫找你玩。」

甄爱民一阵暗喜,于是解下蒙着脸的裤子,亲了一下那媳妇的奶子,就翻墙跑回了家。

原来这媳妇叫林桂花,娘家是龙水县周家沟大队的,她十六岁时被本村的一个四十多的光棍在玉米地里强奸。刚开始的时候,她吓得要命,又哭又叫,可干了一会她就不吱声了,她尝到了男女交合的乐趣。那光棍干完后想杀人灭口,就要卡她的脖子,她立即娇声说:「大爷,你别卡我,我愿意和你玩,我保证不对任何人说,你解开我的衣服亲亲我的奶子吧……」

那老光棍愣了一下,就立即解开了她的衣服,他《毛主席语录》,再然后背几段「最高指示」,再然后念上几段报纸,在装模作样地做这些事情的同时,仔细地观察台下的俊女人,选好目标后就宣布散会。
散会后由村干部陪着大吃大喝,在喝酒的时候向村干部了解选好的俊女人的
情况,酒足饭饱后就向大队书记提出「借」钱,「借」了钱后就到选好了的女人
家去。若是贫下中农的女人,他则以防贫问苦的形式登门,一进门就拿出钱说是
来送党的温暖。

闲聊一会后,就让选好的女人跟着他到大队办公室汇报学习情况,一进大队
办公室,他将女人抱到床上就干,他是公社的大干部,所以没有女人敢拒绝他;
若是选好的女人是「地、富、反、坏、右」的女人,他则以宣传教育的形式登门
,他干了谁家的女人,就对大队干部说,那家人已经改造好了,以后不要再批斗
那家人了,这样一来,「地、富、反、坏、右」就以女人的肉体换取了平安;若
是村里的俊女人多,他以是蹲点的名义驻一些日子,有时一驻就是二十多天。
就这样,他走了一村又一村,好不逍遥!好不自在!



可是,一九七二年正月发生的一件事使甄爱民又不满足副书记的角色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在一个村里看上了一个女下乡知识青年,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那么迷人的女人,特别令他着迷的是那女知青的白嫩红晕的皮肤、
那高雅的气质、那脱俗的风度、那浑身浓郁的香味……

甄爱民的魂全都被那女知青勾去了,他一想到那女知青,下身就不由自主地坚挺地矗立起来,他实在是熬不住了,于是狠了狠心,决定拿出三百元钱作为干人家的报偿。

甄爱民鼓足了勇气拿着三百元钱厚着脸皮去找那个女知青说明了要求,谁知
那女知青竟然很大放地说:「你要是能推荐我上大学,我就是和你好一年也行,
我不但不要你的钱,而且还给你钱。但是你说了不算,你就是给我一万元钱,也
别想占我的一点便宜!郑卫星书记已经答应推荐我上大学,他给我政审表我就和
他睡觉,我还会给他钱。」

甄爱民觉得很狼狈,再也不好意思对那女知青想入非非了。后来甄爱民听说那仙女般的女知青被郑卫星干了,郑卫星让他上了大学。

这件事对甄爱民的打击太大了,他从此下定了当一把手的决心,只有一把手才真正是公社的土皇帝,权力大油水才多,才能捞着玩仙女般的城市妞。

他也十分清楚,当一把手可不是一件轻易而举的事,谁不想当一把手?要是按资排辈挨的话,他这个第五副书记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当上一把手,靠金钱贿赂县里的领导是不可缺少的,但仅仅靠这一点还是不行的,必须有一个惊人之举,才能引起上级的高度重视,才能令竞争者口服心服,所以必须耐心地等待新的机遇的到来。

于是他继续到各村去「检查指导工作」,他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多捞点贿赂县里的领导的资金;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玩女人发泄自己心中的烦恼,他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他一旦和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玩起来的时候,他什么都忘了;更重要的是为了寻找升官的战机。他为自己想出这个一举三得的妙招而得意。
一九七二年春,甄爱民来到了青山岭「检查指导工作」。他发现外号叫邓小流子的邓爱民的十七岁的妹妹邓爱兰很有姿色,于是他充分了解了邓小流子的家庭情况。

这邓小流子原来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可是他爹在一九五九年的对印自卫反击
战中牺牲了,他娘扔下他兄妹俩跟着相好的跑了,他兄妹俩就跟着爷爷奶奶奶过
,他奶奶又在六零年饿死了,他爷爷又在七一年修大寨田时被山顶上滚下来的一
个大石头砸死了,从此以后他兄妹俩就相依为命地艰难地过日子。

甄爱民了解了邓小流子的情况后,就在一天晚上来到邓小流子家访贫问苦了
,他拿出一百元钱给邓小流子,说:「你们兄妹俩是烈士的后代,这一百元钱是
党对你们兄妹俩的关怀,不能随便乱花,主要是买点东西填补一下生活。」甄爱
民说到这里,瞥了一眼邓爱兰那对隆起的奶子,咽了一下口水,接着说:「你妹
妹长大了,穿得破破烂烂得,叫人家笑话,要用这些钱给你妹妹买几件象样的衣
服。」

爱兰听了甄爱民这话,感动得热泪盈眶。邓小流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他激动的有点喘不过气来。他听人说公社里的干部下来都好找俊妞玩,这甄爱民主任为什么突然来到他家,平白无故地给他这么多钱?

当他看到江爱民那色咪咪地看着他妹妹的那高高隆起的胸部的样子,他终于
明白了,他心里先是感到很气愤。但他转念又一想,用妹妹勾住这个有钱有势的
大官,自己不也就找到了一个靠山吗?不愁将来没有前途。

邓小流子如意的算盘打到这里,就想找借口躲开。这在这是,甄爱民对邓爱民说:「我在会上讲的你都理解了吗?」

邓爱民很机灵,他觉得找到借口了,就立即笑嘻嘻地说:「甄书记,我是初中毕业,你讲的我都听明白了,我今天晚上和几个伙计约好了打扑克,你要是没有别的吩咐的话,我就走了。我妹妹没文化,所以政治觉悟不高,你在我家里好好教育教育我妹妹吧,我欢迎你经常来教育教育我妹妹。」

甄爱民一天这话心里暗喜,于是就装模作样地说:「我今天来主要是代表党来关怀你们姊妹俩的,没有别的事情,你去和你们伙计们玩去吧,教育人民群众是我们党的干部的一个重要的职责,正好我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我教你妹妹学习几篇最高指示。」

邓小流子一走,甄爱民就拿出报纸教爱兰学习最高指示,他有意用胳膊肘碰了几次爱兰的高耸的右乳,他见爱兰并没有反感的意思,就将报纸一推,把爱兰搂在了怀里,他见爱兰没有反抗,就笑嘻嘻地说:「从今以后,只要你对我好,我包你们兄妹俩过上好日子。」

这爱兰自发育成熟后,心里就可望有男人喜欢她、抱她、亲她。去年春天的一天,她在田野里挖野菜,突然发现两个狗在准备干那事,她浑身竞一阵酥软,瘫坐在地上,两只水灵灵的眼睛愣愣地盯着那两只狗。

只见母狗那尿尿的地方肿得象个小发面包子一样,还向外流水,公狗用舌头
不住地舔那「小发面包子」,母狗哼哼啼啼地站着不动,公狗那尿尿的地方突然
一下子长出一根又红又长的东西,公狗趴在母狗的身上就想干,那又红又长的东
西在母狗腚的附近蹭来蹭去就是进不去。

原来,那母狗又小又矮,公狗又大又高,两只狗急得嗷嗷叫唤,爱兰情不自
禁地走过去,用手拿着公狗那又红又长又硬的东西塞进母狗那已经流着水的「小
发面包子」里,公狗用力一顶就全进去了。母狗不叫唤了,只是低声哼哼啼啼起
来,看样子很舒服。

爱兰觉得自己的下身热烘烘的,她见四周无人,就钻进了麦子地里,她脱下
裤子,见自己的下身也象那小母狗一样流出了水,里面痒痒的难受,就将一根指
头插进了自己的下身……她体会到了一种舒服的快感。

回来以后,当她脱了衣服钻到被窝理想睡觉的时候,她又情不自禁地回味起当时的情景。她想象着有人把她搂在怀里,抚摸她的秀发,抚摸她的娇嫩的脸蛋
,抚摸她的两个丰满的奶,抚摸她的丰腴的臀……她感到幸福得要命,她感到她
的身子要化成水了……

而当一阵夜猫子的叫声把她从绮丽诱人的春梦中惊醒,她感到浑身燥热,呼
吸急促,她感到下身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粘湿一片,她羞得芳心怦怦直跳。她
立即脱下湿漉漉的裤衩,撕了一块旧报纸擦干净了下身,她幽幽地嘘了一口气,
在心里骂那个该死的夜猫子,搅的她没能作完甜蜜的梦。她又胡思乱想起来……
从此以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情不自禁地用指头自慰,但每次快感过去之后,她心中在满足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沮丧的感觉。她心里希望哥哥快给她找个男人,但又不好意思对哥哥说。

后来她哥哥让她给他换媳妇,可是媒人介绍了几家,她都没愿意,那几家人
家不是家里穷得叮当响,就是男人不象个人样。她喜欢上本村的一个很强壮的小
伙子,那个小伙子也喜欢她,但她哥哥嫌人家穷,就是不同意,后来那个小伙子
一气之下闯关东去了。她伤心地哭了好几天……

所以当甄爱民用胳膊肘碰她的奶子的时候,她心里有点慌,也有点莫名其妙的渴望,因而未表示反感,当甄爱民把她搂在怀里的时候,她又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

她想,这个人是公社的大干部,要是拒绝了她,那她兄妹俩今后的日子一定
不会好过,人家还给了那么多钱,要是不让人家干,心里也对不住人家。再说,
谁叫哥哥不让我找我喜欢的男人呢?现在这个有权有势的公社大干部都喜欢我,
我为什么不顺水推舟?

甄爱民见爱兰象软面条一样闭着眼睛瘫在了他的怀里,于是就放肆地捏着爱兰那坚挺的奶子玩弄起来。

过了一会,爱兰开始娇喘吁吁,于是甄爱民将爱兰抱到床上,很熟练地剥光
了爱兰的衣服,又迅速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搂着爱兰就狂亲乱吻了一气,她觉
得爱兰的奶子特别滑腻,就在煤油灯下仔细地端详起来,见爱兰的皮肤细腻得象
透明一般,两个高耸的尤物是那么白,那么嫩,他玩过的女人真不算少,可是他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迷人的尤物。

他想,那个曾经令他失魂落魄的女知青的奶子可能就是这样的,可他连碰一
下都没捞着,想到这里,他决定将心中对那女知青的怨气撒在爱兰身上,于是他
狠劲地捏弄那两个樱桃般的小乳头,但爱兰不但不叫疼,反而快乐地呻吟起来,
这就激怒了甄爱民,他决定狠狠地干这个臊妞,于是他用他那坚硬的下身磨蹭爱
兰的下身,他突然觉得爱兰的下身异常光滑,好像一点毛都没有。

他觉得很奇怪,就端起煤油灯照着看,天!果然一点毛都没有,那隆起的宝
物又白又肥又嫩,两片迷人的肉峰紧紧地闭合着,从那迷人的肉缝中流出了一些
粘液,他情不自禁地用舌头舔起那宝物来,舔了一会,那条肉缝竟慢慢地涨开了
,露出了诱人的花心,他象蜜蜂一样用舍点舔弄那迷人的花心,他舔弄一下,那
迷人的肉缝就闭合一下,爱兰的身子就颤动一次,他觉得很有趣,就这样不停地
舔着。

爱兰觉得甄爱民就象那只舔母狗的那「小发面包子」的大公狗,她自己就象那只小母狗,她忍不住地象那只小母狗一样哼哼啼啼起来,她想甄爱民接着就会象那只大公狗一样干她,她急切地期待着,但甄爱民却只舔不干,她忍不住了,就情不自禁地象蛇一样扭动起来,嘴里喃喃地哀求道:「求求你别舔了,我受不了了,你快上来吧!」

甄爱民听了这话,觉得这小浪妞很懂行,认为这小浪妞不是黄花闺女了,不知道早被那条公狗干过了,他觉得很恼火,他决定好好地折磨一下这个小婊子,于是他异常从容地趴在爱兰的身上,将他那坚硬的物件仅插进去一点,慢慢地从容地揉研,就是不进去,他觉得小婊子的臊水一股股地流出来,急得小婊子将腰和腚挺了起来,他两手使劲地捏弄小婊子的两个嫩乳头,他觉得很得意,很解气


爱兰突然两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腚自己动了起来,他也坚持不住了,于是决定
狠狠地干这个小婊子,他狠命地用力向里一插,觉得受到了阻碍,同时爱兰疼得
尖叫一声。

他干过很多处女,凭他丰富的经验,他已经断定爱兰还是一个黄花闺女,于
是怜爱起身下这个迷人的小妞来,他有丰富的顶破处女摸的经验,他首先浅浅地
抽送了七八下,突然猛地用力一插,就全进去了。爱兰疼得尖叫一声,他温柔地
安慰她:「疼这一下,但接着你就会快乐得要命。」

爱兰幽幽地说:「你先轻轻地弄。」

他温柔地慢慢地抽送起来,他很耐心地等待着爱兰进入角色。

过了一会,他觉得爱兰的里面抽搐起来,他知道爱兰已经尝到甜头了,于是明知故问:「还疼不?要是疼的话就不玩了。」

爱兰幽幽地说:「不疼了,你使劲弄吧。」

于是甄爱民大干起来,他觉得是在干那个仙女般的女知青,所以今天特别来情绪!爱兰快乐得叫起来,这叫声使他更兴奋了,他拼命地干着,突然爱兰尖叫一声昏过去了,他知道这小浪妞已经达到了快感高潮,于是他强忍着没射精就拔了出来。

他气喘吁吁地从爱兰那软得象一摊稀泥一样的身子上滑下来,静静地躺在她身边休息,他在耐心地等待着这个小浪妞的醒来。甄爱民觉得这个小浪妞很特别
,虽然是个黄花闺女,但却风情万种,他决定长期占有她,他强忍着不射精是为
了再干她一次,只有让这小浪妞充分体会出干这事的乐趣,她才会心甘情愿地长
久被他霸占。

突然爱兰长吁了一口气苏醒过来。甄爱民捏弄着爱兰的乳头,问:「干得舒服不?」

爱兰没说话,只是拧了一下他的耳朵。甄爱民又爬上爱兰的身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又顶入了,又干得爱兰昏了过去,他自己也乐极精泄……

隔了两天,酒足饭饱的甄爱民又来到了邓小流子家「访贫问苦」,他一进门就拿出五十元钱给了邓小流子,邓小流子感激地双手接着钱,甄爱民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我决定在你们村蹲点,你要善于观察阶级斗争新动向,一发现什么新问题就立即向我报告,你立了功,我就让你当兵,咱俩的名字一样,这是缘分,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你就好好表现吧!」

邓小流子立即点头哈腰地说:「甄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听你的话,一定善于观察,我这就出去观察观察,你先喝点水,有情况我就回来报告。」

爱兰见哥哥一走,立即关上了屋门,舀了半脸盆水,就解腰带。甄爱民一看就知道这小浪妞又熬不住了,就走过去抱起爱兰,说:「我抱着你给你洗。」
爱兰身子一软就倒在他怀里,他给她脱了裤子,一见那柔嫩无毛的宝物,他的心就激动得狂跳起来,他在用香皂给她洗那宝物时,觉得更是异常滑腻,于是他情不自禁地将一个指头插进那宝物里,轻轻地你弄着她的花心,他听见爱兰的呼吸急促起来,就用水冲干净了那宝物,将爱兰抱到炕上,他自己又舀上水洗下身。

爱兰立即自己脱光了衣服,闭着眼仰躺在炕上期待着江爱民上来,她听见甄爱民走到炕前的脚步声,但没感觉到甄爱民上来,觉得很奇怪,她睁开眼睛一看
,见甄爱民正站在炕前色咪咪地盯着她,她觉得很难为情,就测过了身子,背对
着甄爱民。

甄爱民却拍了一下爱兰那雪白丰腴的腚,就两手抓着爱兰的两条修长的腿把
爱兰拉到了炕沿边,爱兰不知道江爱民要干什么,就任由他摆布,甄爱民将爱兰
的两腿分开,就蹲在炕沿边舔那无毛的宝物。

再说邓小流子在街上无目的地溜达。他想,甄爱民让他注意观察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这穷山村里能有他娘的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什么是阶级斗争?不就是想当官的人相互折腾吗?甄爱民这畜生让我出来观察,不就是给他倒出空来干我妹妹吗?

他觉得妹妹也不是东西,他多次托媒人让妹妹给他换个媳妇,可妹妹就是不
同意,却偏偏要跟那个穷光蛋,妹妹要是跟了那个穷光蛋,自己不就得打一辈子
光棍了吗?……

游荡了好半天,估计甄爱民也该收场了,邓小流子就朝家走去。见屋里还亮着灯,但没听到说话声,他觉得不能冒失地进屋,他决定先趴在窗户上听听动静再说。他趴在窗户上一听,只听见妹妹哼哼啼啼的声音,但没有听到甄爱民声音
。对男女之事的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用舌头舔破了窗户纸,他用一只眼睛向屋里
一看。

天!他见甄爱民正在舔他妹妹的下身!他只是在妹妹小的时候看过妹妹的下身,那时候他也小,根本不知道男女之事,但长大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成熟女人的下身。

他不眨眼地向屋里看着,这次他终于看清了妹妹的下身,他感到浑身的热血
立即沸腾起来!他见甄爱民将舍头尖插进妹妹的那条肉沟里舔,妹妹仰躺在炕上
哼哼啼啼得象一只发情的母狗,突然从那条肉沟里出来了一股白浆子,接着听见
妹妹娇滴滴的央求声:「我受不了了,你别舔了,你快干吧。」

甄爱民站起来一边解裤子,一边说:「我这小家伙还没硬起来,你给我舔舔
,舔硬了我再干你。」

妹妹立即爬起来用手拿着甄爱民那东西就塞进小嘴里,不一会,甄爱民那东西就长起来,撑得妹妹的小嘴满满的,突然妹妹吐出那又粗又长的东西,用手拿着那东西就向下身塞,甄爱民将妹妹推倒在炕上,分开妹妹的两腿,将那坚硬的东西顶进了妹妹的下身,然后用两手抓着妹妹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就干了起来,那声音就象猫吃浆糊的声音。

邓小流子觉得浑身就象着了火一般,下身硬得将裤子顶的老高,他情不自禁地隔着裤子在墙上磨蹭起下身来。他突然听见妹妹尖叫一声,甄爱民也不动了。过了一会,甄爱民拔出那东西在妹妹的雪白的大腿上蹭了几下就蹲身提上了裤子。他立即蹑手蹑脚地跑到了院门口。

过了一会,邓小流子见甄爱民从屋里走出来,他也就装着刚从外面进来的样子。甄爱民用力拍了一下邓小流子的肩膀,说:「我要会公社去了。平时你要多留意那户地主的一举一动,一发现他们有破坏行动,就通知我。等你立了功,我保证让你去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