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美丽有祸
时间:2017-02-16 04:00 点击:
今天晚上下班时,我在回家途中遇到了色魔。

其实在下车後,我就有种不安的感觉。行了一两分钟,我就觉得四周没半个人影,大部分的店铺都关了门,行人也稀少得可以。

以往老公都会准时来到车站等我,平时有他陪我回家,所以没觉得怎麽样,今晚我独个儿走路,方才发觉到这附近原来这麽冷清。

我住的这个地区近来治安不太好,不过以前有老公接我,觉得很有安全感,当然没担心过不幸事情会发生过在我身上。但今次只有自己一个人,我开始有点害怕。曾经有过一丝冲动∶不如打电话叫老公来接我吧!不过想起早上发生的事情,我毫不犹疑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今天早上,他一大清早便醒了过来,还在床上辗转反侧,把我也弄醒了,但我没有管他,继续寻梦去也。不料他把手伸进我的睡衣和裤子里,他一只手推高我的奶罩,搓捏我的奶子,而另一只手,则摸进我的裤子里,他的手指,熟练的挑逗着我的肉芽。

我们已两个星期没做爱了!给他这样一搞,我便兴奋起来,下体也很快湿起来。我忍不住了,当我正想替他脱裤子时,闹钟却不识趣的响了。

他把闹钟按停了,便下床去。我拉着他,他却说早上要回公司开会,不能再陪我玩。

「男人当然以事业为重,我上班也只是为了养家喔。」

虽然他的收入足以养家,不过我实在受不了他的大男人思想,所以在两个月前找了一份不太辛苦的夜校教书工作。

但在早上,他还是一副大男人的嘴脸,说我这份工是「赚钱买花戴」。
哼!我才不要靠他生存。所以今晚学校提早放学,我也没有告诉他,免得他以为我没他不行,助长了他的大男人气焰。难道我自己一个人就回不了家吗?
我一边步行,一边留意身边动静。当我以为不会有什麽事情发生时,身後传来一些声音。我正想回头去看时,忽然有一只粗壮有力的手把我的颈箍住,还有一只手掌捂住我的口。

呼吸有点困难,我只好抓住两条臂胳,但身後的人孔武有力,我非但没法把他的手拉开,还给他强行拖进路边草丛。

在草丛中,我被拖行了百馀米後,被推倒在草地上。我慌忙转过身来,站在我面前的,是个身材健硕的男人。

「你┅┅」从来都没遇过这种事情,我紧张得喉头乾涸,连话也说不出来。
他蹲在我身边,从裤头拿出小刀,在我面前比一比。我更加害怕,还全身发软。

「嘿,等你很久了。每晚陪你回家的男人是谁?是你老公吗?」想不到我一早已经被盯着。

我点点头,他又说∶「咦?你老公今晚没来接你吗?而且你好像比平时早了点回家。」

我想一想,就告诉他今晚提早下班,然後乘机唬烂他一下,骗他说我老公在大厦门口等我,如果我不快点回去,他便会出来找我。

不料他非但没给我吓着,反而说∶「好喔,就让他看看他老婆如何跟别人做爱。」

「不!」我即时大声抗议。

「不想给人看到的话,就不要大呼小叫,」他用刀轻拍我的面颊∶「不过就算你叫,也不会有人听到。你要是乖乖的听话,这里就是我们做爱的阳台,你要是出蛊惑,我保证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不┅┅求求你┅┅」

「我每晚等你回家,盯了整整一个月,如果今晚不是下楼买宵夜,还不知道再要等多久呢!你以为我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吗?嘿┅┅」

听到他的说话和看到他的淫笑,我知道将会发生什麽事情。我害怕得哭了起来,又却不知道应该怎样做,只是不停摇头和说着「不要」。

他拿出一条绳子,缚起我双手後,便把注意力转移到我下身。

我的高跟鞋被脱去,他从我的脚趾摸到脚跟,在惊惶的情绪中,我竟然感到一丝的兴奋。

糟了!脚底和脚趾是我的敏感地带,我老公嫌肮脏,从来都没有开发过这些情欲胜地,所以现在连最轻微的逗弄也抵受不了。

还好,他很快便停下来。不!不应该说「还好」,因为更严重的事情就要发生,他要向我的下体打主意,他想揭起我的裙子。我扭动下身想避开,他却坐在我的小腹,使我的身体动弹不得。

「放开我!放开我!你想做什麽!」我唯有双拳乱捶在他的背部,但裙子还是被揭起了,我还感觉到他的手伸进袜裤里。他把我的袜裤向下卷,我觉得大腿一阵凉意。

当我以为他会脱下我的内裤时,便把双脚合上,这样却反而方便了他,使他轻易的袜裤向下卷,从大腿到小腿,从小腿到脚踝、脚趾,直到完全脱下来。
内裤,还有两条我引以为傲的修长美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陌生男人面前,实在什麽面子也没有了。我好想钻进地洞,但我连转身也不行,唯有闭上眼睛,还用手掩着面。

小腹的压力忽然减少了,我觉得好奇,便张开眼睛看看他搞什麽鬼。却见他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双手捧着我的脚掌,轻轻的吻着。

刚才隔着袜裤被抚摸时,已经令人难受,现在赤裸裸的被吻着,不,不单是吻,他还伸出舌头,舔我的脚底,更把我弄得又趐又痒。我想把脚缩回来,但他把我的脚牢牢的抓住,还用嘴含着我的脚趾。在吸吮时,又用舌头在脚趾缝隙中穿插。

我越来越兴奋,虽然理智在抵抗着,但最终还是输了给肉体的感觉。我的身体忽然不受制地颤动了一下,我暗叫不妙,却已经迟了。

我竟然在色魔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这种高潮,跟做爱时所产生的又不太相同,以前从未有过,因为我老公一定不会给我这样的刺激,只有变态的男人才会不嫌肮脏地吻我的脚掌,舔我的脚底和吸吮我的脚趾。

但当我想到面前这个男人是个色魔时,我的心又冷下来了。不错,我的身体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可是这种快感,也令我心灵上受到前所未有的耻辱。
「觉得很爽吧?」

「没有!你不要胡说!」

「你骗不了我的,你刚才的反应出卖了你。」他吃吃地笑着。我觉得他在嘲笑着我。

「不!我没有!我怎会对你这变态色魔┅┅喂,你想干什麽┅┅」他忽然伸手进我的裙里。

「没什麽,只不过想摸摸你下面,看看是不是湿了,看你有没有说谎。」
听他这样说,我才发觉下体真的湿了一大片。真丢人啊,竟然给弄得连阴精也掉了,以前跟老公做爱,不管多麽激烈,身体都不曾这样反应过┅┅

暗暗羞愧时,忘记了刚才要做的事,直到他的手触到我的内裤,我像触电一样把身体避开。

「不┅┅」发现下体湿了後,我有种理亏的感觉,说话也变得软弱无力。
「不要动,我还没摸清楚!」

「不┅┅好了,好了┅┅你不用摸我,我承认就是了┅┅」只要他不再碰我的身体,那说什麽也没关系。

「嘿┅┅你承认什麽?」他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我┅┅」虽然已下定决心要豁出去,可是到嘴边的说话又吞回肚里去。
「是承认你下体湿了麽?」

「对┅┅」我羞愧得垂下头来。

「刚才确有高潮吧?」

「嗯┅┅」我无意识的回应着。

「但我是变态色魔啊,你居然也有高潮┅┅嘿┅┅你真淫荡┅┅」

你当然变态!不但玷污了我的肉体,还要在精神上折磨我。

「你这麽淫荡,对得起你老公麽?呵呵!」

老公?我差点忘记了我老公的存在。对了,老公,快来救我吧!我偷看了我的手表,时间是九时五十分,我感到完全的绝望。他不知道我今晚提早下班,一定会等到十点半(我平时下班的时间)才下楼┅┅

都是我自己不好,我不应该耍性子┅┅在羞愤交集下,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对那色魔咆吼∶「你这个天杀的死色魔,为什麽要这样对待我?我没有对不起你啊!」

他见我这麽凶,先是呆了一下,但很快又回复原来的淫邪神色∶「你没有对不起我?有!你长得太漂亮了,自从第一眼看到你後,我就每天都想你,还有每晚都会从远处偷看你,你不知道我这样是很辛苦的麽?」

听到他的歪理,我又再泄气了,我没有理会他。他见我没反应,竟然想更进一步。

我见他脱裤,便惊慌的问他∶「你┅┅你想做什麽┅┅」

「嘿嘿┅┅刚才我让你爽过了,现在该轮到你让我爽一爽┅┅」他很快的脱下牛仔裤和内裤,露出勃起了的阴茎。

「哇~~」虽然不是没看过男性器官,但同样的东西放在陌生男人身上,却令我觉得丑恶,我给吓得用手掩面,不敢面对。

他把我的手拉开,我看到他的阴茎已经来到我面前,想闭上眼睛,却被他恐吓∶「不准闭上眼睛!我的老二很难看吗?要好好的看着,否则挖了你的眼珠出来!」

我蛮不情愿的张开眼睛,看到粗壮的阴茎,不禁想起我老公的老二。骤眼看去,比我老公的还要粗一倍。

不!不可以这样!我怎可以对别个男人的那话儿留意起来┅┅

他见我发呆,以为我在欣赏着他的东西,於是问我∶「怎样?比你老公的粗大得多吧?告诉你,我的技术也厉害,要不要尝尝?」

「不要!不要强暴我!求求你┅┅我给你钱┅┅你可以找几个比我更漂亮的花姑娘,我┅┅我的钱包有几万块钱┅┅统统都给你┅┅还有提款卡┅┅」
「哼,你给我钱也没用,我的老二泄了性病,连鸡也不肯做我生意,那只好麻烦太太你帮帮忙、给我发泄一下罗。」

我吃了一惊,忍不住偷看他的那话儿。在暗淡月色下,我看到他的阴茎长满了疣和疮,还有些好几处伤口,渗着似是脓和血的黏液。

从来都没看见过这样恐怖的景象,还在我面前咫尺。倒抽一气的时候,他正在把我的头推向他的阴茎,我的嘴不但碰到他的龟头尖端,鼻子还隐约嗅到一阵腐肉所发出的臭味。

(呕┅┅)令人反胃的异味刺激着我的时候,我却突然想到一条求生之道。
「等一下┅┅你要发泄┅┅我可以用口┅┅但请你不要强奸我┅┅」

我从来都没替男人做过这种事情(包括我老公在内),因为我觉得这样做既肮脏,又违反自然,尤其是这个色魔的阴茎泄了不知是什麽的怪病,要含着他的东西就更加呕心不已。但这总比给他强奸要好吧,最少不会给传泄性病(当时我是这样想,後来才知道有些性病也可以从口部传泄),更不会因奸成孕。

那个色魔想了想,就说∶「这也好,反正我也没试过┅┅」我心中暗喜,但他随即又恐吓我∶「可是你真的能够满足我才好,否则我就要插你下面了,明白吗?」

我有些担心,第一次做这种事,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做得来,但在当时情势下,只能点点头。

他叫我张开口,把阴茎塞进我的小嘴,但跟着要怎麽做呢?我却一窍不通。
「干麽停了下来?难道你从没做过这种事吗?」

当然没做过,这种肮脏事,如果不是为了保持清白,我才不会去做。不过我的口给塞住,说不出话来,只能够点头。

「那我就做好心给你上一课吧,你回去後给你老公做,包保他爽死,你说好不好?」

没有说「不」的权利,我唯有应酬式的点一下头。

他要我吸吮他的阴茎,鼻子除了闻到臭味之外,舌头也感到他的阴茎又咸又腥。

「很好,然後你要用舌头去舔。」

於是我用舌头去舔他的阴茎,但粗大的阴茎填满了我整个口腔,舌头活动的空间不多,只能够在阴茎下面的地方移动着。

我舌头好像感觉到阴茎表面凹凸不平°°做梦也没想到会替陌生男人口交,还要去舔那些由性病所做成的疮疥,而表面又附有无数来历不明的病菌。

虽然心,但想到如果给他的阴茎插进我的下体,这所有的细菌和病毒都将侵入我的身体,後果真不堪设想。所以我越感讨厌,反而越用心的讨好他,希望他草草发泄兽欲後便放过我。

忽然想起以前给老公手淫时,他都要我抚摸阴茎底部、龟头跟包皮连接的地方,因为那地方比较敏感云云,於是我用灵巧的舌尖不停的去扫那敏感部位。
这一招果然管用,我很快便觉得他的阴茎开始跳动起来,看来只要再加把劲┅┅

随着舌头用力,他的阴茎有些东西掉到我的舌头上,不能肯定这是什麽,或者是汗垢,搞不好会是伤口结疤後的死皮┅┅但都管不了,随着吞口水的动作,它们都落到我的肚子。

在我感到越来越难受的时候,那色魔却越来越兴奋,他还把我的头抽送着,令他的阴茎在我嘴里一出一入,有几次他的力度太大,阴茎插得太深,龟头尖端还触及我的咽喉,令我几乎呕出来。还好在我无法忍受前,他的阴茎喷出大量精液。

(终於达到目的了┅)我心中大喜,不过也没有松懈,为免令他不高兴,我把精液都吞下,不敢让半滴从我嘴边流出来。

他高潮过後,发出满足的笑声,然後便穿回裤子离去。

这实在是太骇人的经历了,虽然已经过去,但我还是忍不住大哭起来。
稍稍发泄过情绪後,我忽然惊觉时间的存在,连忙看看手表°°已经十时二十分了。

我吐吐口水,想将残留在口里的秽液都吐出来,又用纸巾抹嘴唇,我不停的抹,差点连皮也擦破。

(回家後还要用漱口水把口腔冲乾净。)然後我想穿回袜裤,但袜裤给卷成两个柿饼的模样,没时间去搞了,只好光着脚穿回高跟鞋。

(老公应该不会留意到我没穿袜裤吧?大不了骗他说袜裤给钩破了。)
想好了藉口,便回到车站等我老公。我假装刚下车,等了一会,老公便来了。但我们回家时,我不小心扭伤了脚踝,那是因为我的脚底还沾满了那个男人的口水,而鞋子又有点松,所以步行时,脚跟就在鞋子里滑来滑去,最後一不留神,便扭伤了脚踝。

我痛得没法再继续步行,便央求老公背我回家。他背起我时,令人讨厌的大男人主意又发作∶「看你多没用,没有你老公我,你就要在街上坐到天亮了。」
我心里很不服气,如果我不是有点急智,你老婆不但早给人强奸了,还会泄上性病呢!